正在加载
哪有正规的代孕
版本:v8.6.4
类别: 曼谷代孕
大小:302285 KB
时间:2022-01-20 08:35:44

哪有正规的代孕 游戏介绍


	            

            原标题:高校落马“女老虎”,把手伸向幼儿园

            来源:环球人物

            “我觉得心里一直压了一块石头,只有早投案、早交代,才能早一点把心里的石头放下。”

            |作者:于冰

            |编审:苏睿

            1月17日晚,教育系统“大老虎”、北京师范大学党委原书记刘川生出现在电视专题片《零容忍》第三集《惩前毖后》。就在半个月前,她被开除党籍、按六级职员调整退休待遇。

            2021年7月5日,刘川生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主动投案,成为党的十八大以来首名被留置的中管高校“一把手”。

            此次,刘川生在镜头前,讲述了自己主动投案前后的心理变化:“为什么要主动投案,我觉得心里一直压了一块石头,只有早投案、早交代,才能早一点把心里的石头放下。”

            曾企图蒙混过关

            2005年到2016年,刘川生任职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2018年9月退休。

            军人家庭出身的刘川生曾说:“我们家的家风很简单,懂规矩、守纪律,讲道德、重品行。”但她对自己的儿子十分纵容,甚至帮助儿子非法牟利。

            2011年,刘川生的儿子留学归来,想在学前教育领域创业,但是既没有资金、场地,也没有经验、基础。刘川生就利用职权,违规让儿子在外使用北师大招牌开拓业务。

            当时,和北师大合作办学需经专门的合作办公室办理,有规定的程序,也需要向北师大缴纳一定费用。但刘川生绕过了程序,安排下属联系到了北京市的一个区,约定开办一个公办性质的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幼儿园分园,由下属签协议,实质上却由其儿子运营管理。

            违规帮儿子开办了第一所幼儿园后,刘川生和儿子的胆子也越来越大,考虑“批量”开办此类幼儿园。

            2015年,刘川生感到快退休了,决定趁着还有权力,为儿子彻底铺好路。她要求下属将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幼儿园作为一个品牌,以战略协议的方式一次性授权给她儿子的公司使用,让其成为代理商。随后,刘川生儿子在全国多个地方开办了“北师大附属幼儿园”。

            其实,这些幼儿园和北师大实验幼儿园没有任何关系,人员是自己聘用的,财务也是独立的。某位参与幼儿园兴建谈判工作的商界人士曾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刘川生儿子往往能拉来北师大的学校领导前去站台,在办理过程中,各种纠纷不断,告状不断,麻烦丢给了北师大去处理,钱却被刘川生家给挣走了。”

            一些知情人士也曾对《财经》杂志称,刘川生任职北师大党委书记期间,北师大附属小学、附属中学在各地四处开花,总体上给学校带来的负面影响比较多。据该媒体不完全统计,各地的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学校不少于25家。

            《半月谈》曾报道,刘川生之子在一些地方与房地产企业开设“合作名校”,让名校招牌成为“售楼招牌”,楼盘打着业主子女可优先入读名校的卖点,导致带学位的房源不仅“一房难求”,房价也比周边楼盘高出30%甚至一半以上。

            可实际上,这些学校和幼儿园的办学质量良莠不齐,效果不甚理想。多年来,向北师大、教育部和纪检部门告状的家长络绎不绝。

            “一把手”的孩子滥用北师大品牌,教职工自然十分反感。2017年,中央巡视组对北京师范大学党委进行巡视时,就收到了相关反映,巡视组明确指出合作办学等领域廉洁风险突出,要求立即整改。刘川生让儿子的机构摘掉了北师大品牌,认为就算“过关”了。

            主动投案前已有“落马”迹象

            2021年,经党中央批准,十九届中央第七轮巡视对教育部和31所中央直管高校党组织开展常规巡视。同年5月,中央第三巡视组巡视北师大,开展为期2个月左右的常规巡视。

            期间,巡视组再次指出,合作办学等重点领域和关键岗位存在廉洁风险。刘川生看到消息后,思来想去,“第一次巡视的时候,实际上指出了这个问题,我实际上是很害怕的,因为这件事就是违纪违法的。2021年再次巡视的时候,又有这个反映,所以我觉得这件事已经很大了,我觉得不能有侥幸了。”她终于决定主动投案。

            其实,巡视组此次进驻北师大后,就有人发现刘川生“落马”的迹象。

            6月25日,北师大举办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图片展,人们发现,有历任校长、校党委书记的照片中,唯独没有当了11年书记的刘川生。一位了解内情的北师大工作人员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这表明,学校内部对刘川生案发,早已心中有数”。

            此外,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也已经收到了中央巡视组移交和国家审计署审计发现的有关刘川生纵容儿子违规合作办学的问题线索,并开展初步核实。

            在与专案组工作人员进行认真谈话后,刘川生又交代了自己长期违规占用北师大专家楼一间近80平米的套间、违规以低价购买北师大开发的京师园小区住房、违规办理和干预人事录用等问题。

            除了帮儿子谋私利,刘川生还四处封官。

            经济观察网曾报道,仅仅一个北师大机关党委就被其拆成三个党总支,分设三个党总支书记,也就是将原来的1个正处级岗位,变成了3个正处级岗位,荒诞至极。

            身为“一把手”,刘川生为人强势,专权跋扈,喜欢被属下围绕奉承。她任职那些年,北师大校园里盛行阿谀奉承、浮夸吹嘘的风气,“官僚化”迹象也很明显。

            醉心权力

            1950年12月,刘川生出生在四川,故名“川生”。

            她的父母均为军人,亦是“南下干部”(解放战争时期,从北方到南方工作的党政干部),父亲曾担任当时哈军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的简称,国防科技大学的前身)的宣传部长,同时也教授党史课程。

            1968年,18岁的刘川生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一团插队。因连队驻扎的农场地处偏僻,她要从哈尔滨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汽车才能到。在连队干了半年之后,她被调到团部后勤处,负责后勤物资股工作,一个人管二十多套账本。

            1970年6月27日,中共中央批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关于招生(试点)的请示报告》,高等院校开始招生复课。同年,清华大学试点招收第一届工农兵学员。2年后,刘川生被招录为第二届工农学兵,就读清华大学自动化系。

            1975年,本科毕业的刘川生留校任教,此后又担任校团委副书记职务。1984年,她进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攻读研究生,获得硕士学位。

            清华大学官方网站曾于2017年刊登过一篇题为《把青春写在祖国的大地上——访清华大学自动化系1972级校友刘川生》的文章。目前,该文已被删除,但仍可在网上查到相关文章。

            ·网上仍可查到清华大学官网曾发布的采访刘川生的文章。

            1985年11月,刘川生调入当时的国家教委(今教育部),先后任国家教委思想政治工作司副处长、处长;1990年11月起,任驻英国使馆教育处一秘;1994年9月起,历任中国教育报刊社党委书记兼副社长,党委书记兼社长等职。曾有媒体报道,刘川生在社内首创员工聘任制。

            2003年2月,刘川生第二次外派出国,出任中国驻美国使馆教育处公使衔参赞,并在2004年末2005年初,参与创办北美第一所孔子学院——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的孔子学院。

            2005年6月,在美担任公使衔参赞还没到任期,刘川生就重返教育系统,出任北师大党委书记,官至副部级。

            刘川生曾在一次采访中谈到北师大的任职经历,“对于北师大,虽然在工作中我也有一些不足,但我认为自己起码做到了尽心尽力、尽职尽责,把握住了政治方向。”

            现在看来,她的“尽心尽力、尽职尽责”之谈,极具讽刺意味。一些与刘川生有过接触的北师大教授向媒体透露,刘川生的学术水平一般,有时候在一些大会上连念发言稿都比较费劲。

            过去,她醉心于权力,利用任职高校的公共资源,为亲属谋利敛财,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为他人在入学入职等方面谋取利益,在购买住房中侵犯国家、集体利益。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高校领域已有10余位干部落马,多数为学校党委书记或校长。高校向来被称为“象牙塔”,本是知识的殿堂,然而腐败案的频发给高校光环蒙上一层阴影,引人深思。

            资料来源:专题片《零容忍》、《财经》杂志、经济观察网、中国新闻周刊

            

          反腐大片《零容忍》播出 新闻热点精选
            
            				    
            					
            展开全部收起